袋底洞

前世微博号:穆尼moria,没有转世。
爱cp不分攻受,不分攻受

【SD无差】 Prayer (我设想的一个结局)

Prayer


"I'm sorry."高大的男人举起起枪,眸中深绿的海洋波涛汹涌,那是全世界的悲痛。


枪下,孩子在颤抖。


“SAAAAAAM!!”Dean狂奔而去。




他在拼命狂奔,跃过栏杆,撞倒行人,穿过危险的车流,呼吸在胸膛里七零八落。他自诩为整个纽约城有脚的东西里最能跑得一个,可是身后那个男人只怕要证伪这个理论了。


果然,身后人从天而降,一个豹扑把他摁倒在地,双臂反扣,上手铐,呼叫后援,所有动作一气呵成,竟然毫无疲态。


“你……你到底是不是人啊?”他上气不接下气地扭头,立即瞪大了眼睛。


太阳在那人脑后闪耀光辉,暗金的短发被镀上金冠,背光的脸上,一双绿眼令人屏息。


好吧,他在心里自问自答道,恐怕不是。


右耳耳机里沙沙作响:“你抓到他了,Dean?”


“Absolutly.”Dean Winchester骄傲地笑。


十字杀手终于落网


各大报纸的头版头条都用黑体大字,强调了这条振奋人心的消息,曾一度造成恐慌的连环杀人犯终于被绳之以法,公众都松了一口气,而这个案子的首功之臣——


“穷追不舍,避过一切障碍,如同猎豹一般流畅敏捷。终于,杀手慢了一分,他纵身跳上右边的轿车车顶,猛然一跃,将其扑倒在地,完成了他的最后一击,如同特洛伊城下的阿喀琉斯。优雅。凶猛。美丽。”Josh在酒吧里拉着嗓门读完这一段,众人起哄,他盖过噪音对着左边的人说道:“这家伙爱上你了,Dean!”


“闭嘴吧你。”Dean给了他一拳。


报纸头版上有一张大彩照,是从Dean的正前方抓拍的。繁乱的街道一片模糊,唯独聚焦的照片正中,Dean单膝跪在杀手背上,左手压着猎物反扣的手腕,右手按着右耳,漆黑的领带和短风衣随风飞舞——正偏着头对耳机说话——视线扫向一旁,眉峰凌厉。


Dean打量着自己,承认道:“拍得不错。”


“拍得不错?”Josh不敢相信地叫道,“这家伙是个艺术家!让我看看……”他翻看着手里的报纸,然后眼睛一亮,“在这儿,特约作者:Sam Norrington。”


“Yeah, yeah, whatever。”Dean敷衍道,一口灌下杯里的啤酒,“再来一杯!”他的笑容那么耀眼夺目,周围几人都不禁在心里倒抽一口气,时不时有人拍拍他的肩,说着“干得好,Winchester”,而他享受着这一切,像个快乐的孩子。


Sam Norrington……Sam……


只有那个名字,不甘寂寞地徘徊在空气中,最终无奈地消解。


角落里一个年轻男人起身,从后门出去了,没人注意。


一出酒吧,那热烘烘的空气急转直下,外面夜色浓重,寒雾飘摇,后巷肮脏的的灯光下,年轻人逃也似地跌撞而出,一身酒气,抓着半空的瓶子靠在灯柱上,冷雨稀疏,打湿了他的碎发,而碎发后面的眼睛却清醒得很,那里面已经干涸,酒精也不可能滋润它。






"I'm sorry." Sam举起枪,心里焚烧的悲痛让他难以承受。


枪下,四岁的Dean瞪着他就像一只落入陷阱的小鹿,紧紧抱住怀里的小婴儿。


这会给他留下阴影,Sam想着,为自己竟然还要给Dean带来痛苦而愧疚,但他必须这样做。你会好起来的,Dean。


准星对上小婴儿的头,点22口径的力量不足以穿透颅骨,Dean不会受伤。


远处Dean正在狂奔而来,但子弹已经出膛。


然后他的世界灰飞烟灭。


本以为那一枪之后,自己就会消失,但是没有。也对,如果他消失了,就不能回去杀死自己,那么那个小婴儿就会长大,会回去杀死自己——曾祖父悖论。于是混沌系统绕开了这个逻辑死扣,他醒来,发现世界安然度过了天启带来的灾祸,一切如常,只有自己的存在被抹消了。


没有人记得他,没有人认识他,没有关于他的记录,没有任何东西能证明他的存在。


除了Dean,活力四射的Dean,开怀大笑的Dean,充满希望的Dean。


没有Sam的Dean。


Sam仰头,在孤灯下任由雨水落在干涩的眼球上,盈满,溢出,然后滴落,叮叮咚咚地敲在水洼里,每一滴都替他诉说出无声的句子,那是他的祷告。





Be happy, Dean.


评论
热度(14)
©袋底洞 | Powered by LOFTER